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世界地理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地理

那些消失了的上海老影剧院

时间:2018/3/3 8:45:24   作者:   来源:上古   阅读:874   评论:0
内容摘要:平安电影院:位于南京西路陕西北路口的平安电影院,前身是张爱玲常常光顾的平安大戏院,如今为“飒拉”服装专卖店。胜利电影院:1925年,著名魔术师张慧冲之父在今乍浦路408号建好莱坞大戏院。后又经几度更名,在解放后改定为胜利电影院,现已改作他用。最近,60岁的东昌电影院年内拆除的新闻...

平安电影院:位于南京西路陕西北路口的平安电影院,前身是张爱玲常常光顾的平安大戏院,如今为“飒拉”服装专卖店。

胜利电影院:1925年,著名魔术师张慧冲之父在今乍浦路408号建好莱坞大戏院。后又经几度更名,在解放后改定为胜利电影院,现已改作他用。

最近,60岁的东昌电影院年内拆除的新闻引起了不少关注和热议。近年来,随着时代的变迁,不少上海老影剧院或被拆除,或旧貌换新颜,彻底改建,转换功能。

这些曾经陪伴几代观众并给他们带来无数欢乐的老影剧院虽然已经消失,但是,有关它们的种种动人故事却永久留在了观众的心间。

从少年的梦到青年的爱,老电影院重重的帷幕拉开,是光阴留下轻轻的恋。

在电影院的黑暗里一拉手,就爱了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上海自开埠起,有多少戏院、电影院悄悄地立起、悄悄地更名、又悄悄地离开大众的视线,也许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你的生命中出现过的那些影剧院,能熟悉它,就已足够;能想起细枝末节,更是一种福气,尤其是对那些老上海而言。

一条复兴中路(原为“辣斐德路”)成为了78岁的原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副会长李家骅回溯少年豪气的源头。“辣斐德路”这个充满了文艺复兴意味的路名曾是法租界的东西向干道,而今天是淮海路商业圈主要道路。在抗战“孤岛”时期,钱锺书杨绛伉俪就躲避在“辣斐德路”的亭子间,与柴米油烟相伴。

“钱锺书在那里写出了《围城》,而我却在‘辣斐剧场’(后更名为长城电影院)看了人生中第一部话剧。”李家骅那时正读小学,正是在“辣斐剧场”,他第一次观看了“苦干话剧团”的演出,认识了话剧名角石挥、张伐,了解了那段特殊时期的抗战文艺。而这些,在他幼年的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记,也对李家骅今后选择文艺作为自己终身事业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据李家骅介绍,抗战中的上海,像“辣斐剧场”这样专演话剧的剧场还有人们所熟知的“兰心”、“卡尔登”、“皇后剧场”、“绿宝剧场”、“新光大戏院”等数十家。这些剧场见证了话剧事业在上海的繁盛,以及对数代人深刻的精神影响。如今,这些剧场大多已经消失。

新中国成立后,“辣斐剧场”易名为长城电影院,专映电影。“后来的一些进口片,比如《泰山》、《泰山之子》、卓别林系列等,我都是在长城电影院看的,想来记忆犹新。”“辣斐剧场”陪伴李家骅度过童年时光,走向青年时代。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当时年轻的上海男女谈恋爱,多半会选择去电影院。从少年的梦到青年的爱,老电影院重重的帷幕拉开,是光阴留下轻轻的恋。在电影院幸福的黑暗里一拉手,就爱了。老电影、老电影院,还有一段充满诗情爱意的老年代。如今子孙满堂,当岁月的年轮划过一圈又一圈,对于这些老影剧场的常客来说,是否还记得幸福的开始?

上海女作家程乃珊在《上海探戈》里曾写道,上世纪60年代上海有部电影《柏林情话》引导了整个城市的发型潮流。她自己就照样子去剪了个同样的发型,却挨了老师的批评。

“那时候看电影,经常是男女同学相伴同行。男同学们骑着自行车先去买票,请女同学们看电影。女同学爱买些纸杯冰淇淋、水果糖什么的边吃边看。”程乃珊依然会时不时忆起少年时看电影的经历。她家当时就在南京西路上,附近就有平安电影院、美琪大戏院和新华电影院,再走些路就到了兰心大戏院。那时的程乃珊,一放学,就按捺不住想去看电影的冲动,一周要看两三场。而每年的圣诞节,上海马路上都会拉起大幅的电影广告,火热的氛围并不亚于现在年轻人过圣诞节。只是,程乃珊记忆中的平安电影院、新华电影院如今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在空调还没有普及到普通民众家庭中的年代,到电影院“孵空

调”是件既有面子又挺享受的事情


“一股包着细棕和弹簧的细帆布靠背椅子及其带漆的木靠背的气味。那气味从被紫红色的平绒帷幕遮蔽的放映厅入口处缱绻而来,梦一般的,令人恍惚不已。”上海女作家陈丹燕曾撰文怀念新光电影院(如今已不放电影,改建为专演悬疑剧的剧场)。在这座宁波路上的红砖建筑里,散发着年代久远的老式电影院特有的气味。

在上世纪70、80年代的上海电影院里,放映厅会为先到场的观众播放音乐,“通常,它们是保尔·莫利亚乐队或者曼托凡尼乐队的轻音乐……音乐在放映厅里回荡着,音乐被包围在里面,像热烈地回荡在心里的声音。我的心总是被电影院的音乐和气味蛊惑得沸沸扬扬。那不是电影,而是世界。”陈丹燕在《怀念新光电影院》里如是说到。

这样独特的体验恐怕只有在老电影院才有。建筑大师邬达克的鬼斧神工、巴洛克式的艺术拱门、锃亮的大理石地面、回旋上升的复古楼梯、还有领票员、手电筒、跑片员……这些上海老电影院的“元素”至今为人们津津乐道,因为与这些电影院硬件设施相匹配的,是独属于那个年代才会有的观影习惯与文化氛围。

上海作家余秋雨曾提及过黄浦剧场(原名金城大戏院),他说小时候因为电影票便宜,就到黄浦剧场连续看了两部前苏联拍的莎士比亚戏剧片,当时非常震撼,觉得戏剧艺术完全是一个可以终生投入的地方,“人是晕了一样从电影院走出来的。”

资深影迷、年已八旬的陈兰老人还向记者说起了与那些已经消失了的上海老电影院相关的生活趣事。在空调还没有普及到普通民众家庭中的年代,到电影院“孵空调”是件既有面子又挺享受的事情。这些老电影院也每每以此为“宣传”亮点。在夏日炎炎之际,在电影院的灯箱或广告牌上打出广告:“冷气开放”,很是诱人。


标签:那些 消失 消失了 上海 影剧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免责声明 · 隐私政策 · 友情链接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Copyright@www.8jianzhi.cn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备100007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