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八部私服

历史的诗化

时间:2017-9-26 22:00:25   作者:   来源:   阅读:603   评论:0
内容摘要:   丹麦物理学家玻尔讲过,在生活中每个人既是演员又是观眾。如果某历史人物是一位诗人的话,他笔下的历史会被诗化。  有一类诗人自身就是历史的热烈参与者。  秋瑾看到一幅日俄战争地图后写道:“万里乘风来复去,隻身东海挟春雷,忍看图画移顏色?肯使江山付劫灰!浊酒不销忧国泪,救时应仗出群才。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
  丹麦物理学家玻尔讲过,在生活中每个人既是演员又是观眾。如果某历史人物是一位诗人的话,他笔下的历史会被诗化。  有一类诗人自身就是历史的热烈参与者。  秋瑾看到一幅日俄战争地图后写道:“万里乘风来复去,隻身东海挟春雷,忍看图画移顏色?肯使江山付劫灰!浊酒不销忧国泪,救时应仗出群才。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说得出也做得到,秋瑾果然将自己的头颅血付与了力挽乾坤的伟业。秋瑾的诗是极具震撼力的,当年处死她的山阴县令李钟岳是奉旨行事。秋瑾死后,他读秋瑾的遗墨“秋风秋雨愁煞人”泪流满面,三个月后,就悬梁自尽了。  同样激昂的还有谭嗣同,他临刑前坦陈“我自横刀向天笑”,以此昭告世人──政治斗争是残酷的,能以生命的代价给后人一个警示就是死得其所。  毛泽东的《长征》诗展现了一幅历史画卷:“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閒。五岭委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顏。”任何一个想了解中国现代史的人都应当熟悉这首诗。  有一类诗人是历史大浪裡深情的慨叹者。  杜甫“暮投石壕村”,碰到了“有吏夜捉人”。那户可怜的农家,三个儿子去服役,已有两个战死,家中除了“出入无完裙”的儿媳妇,实在没有什麼可以去应徵的劳动力。最后,解决办法居然是“老妇力虽衰,请从吏夜归,急应河阳役,犹得备晨炊。”一户普通百姓的遭遇浓缩了当时凄厉的战乱景象。  命运的跌宕中最难受的可能是亡国之君了。请听南唐后主李煜的绝唱:“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诗人是富有激情的,难得的是激情中还包涵著冷峻的分析。晚唐的杜牧写过好多為历史画龙点睛的好诗。《过华清宫》写道;“新丰绿树起黄埃,数骑渔阳探使回,《霓裳》一曲千峰上,舞破中原始下来。”原来那辽阔而美好的中原是被“舞破”的,杜牧的笔力和勇气都令人讚叹。《题乌江亭》写道:“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短短的四句裡既有对人性的审视,对风土的考察,还有对以成败论英雄的价值判断的质疑。  《赤壁》写道:“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杜牧的观点很有啟发性,即偶然事件可能改变历史。经他提醒,我们是不是可以思考一下:如果没有“九?一一”,布什会怎样?美国会怎样?世界会怎样?

标签:历史 
图库精选